老手艺无接班人 大马华人酒饼业步入历史殿堂(图)

19
05月

老手艺无接班人大马华人酒饼业步入历史殿堂(图) 搓好的酒饼必须晒上3天,才算完成。 罗桂英负责酿酒作为样品,证明裕新的酒饼品质不差。

  中新网11月7日电 据马来西亚《光华日报》报道,曾轻把酒饼摆得满间房子,晒满对面街与后巷,奈何岁月摧残,如今宝号还在,却长年关上大门,待顾客前来光顾叫门时,才会有人开门做生意。这种处境,是马来西亚三宝井裕新公司的真实写照。至少有60年历史的裕新公司,除了老马六甲人,年轻一辈都不知道“它”是什么公司。

  裕新公司在50、60年代是甲州著名的酒饼制造业者,制作的酒饼曾经出口到新加坡再转售至印尼。当年,很多新加坡华人在印尼开设酒厂,需要到大量的酒饼,就找上裕新来供应货源,使这家公司生意滔滔,老板没有设大工厂,但是业务繁忙不得不找人帮手,所以找来了邻居��妈姑姐或年轻小伙子,帮忙做酒饼洗铁桶。

  那曾经辉煌一时的年代,裕新公司生产的酒饼,不只是摆满家里各角落,只剩下一个人行走的通道,而晒酒饼时,整条街上都可看到白白圆的酒饼,堪称蔚为奇观。后来,印尼酒厂纷纷关掉,裕新公司生意严重下跌。创办人在1955年过世后,才由其中一个儿子罗文邦继承,因为需求量已不大,目前只做一些放在杂货店寄卖,或接到订单时才制作。

  然而,如今已71岁的罗文邦,能力上也做不了多少,幸好还有最小的弟弟罗文明愿意继承这个家传生意,无论如何,在目前的情况,裕新酒饼的处境,只能算是一种传承,若再没有接班人,“裕新”这个名字,就会永远消失在古城的历史洪流里。

  制作过程琐碎 年轻一代却步

  酒饼的制作过程,说难不难,说易又不易,但是因为整个过程繁杂,要注意的琐碎事多,所以也让年轻一代却步。罗文邦说,裕新的酒饼有家传秘方,酒饼主要是以米与面粉掺合而成,再加上药材,所以制出来的酒饼,品质与众不同。

  他说,好的酒饼用来酿酒,出来的酒的品质也不一样,更醇更香。

  他表示,由于从小就居住在三宝井社区,用作酒饼的水也取自三宝井的井水,为确保卫生,过滤之后才使用。

  “我们不用自来水,因为自来水含氯,有破坏酒饼的香与品质。”他说,制作酒饼,都要用上等的白米(以暹逻香米最好)与面粉磨成粉后,加入由父亲亲自研发的药材,裕新的酒饼可说独一无二。

  他表示,酒饼也有甜饼,让较爱甜味的消费者选购,不过甜酒饼的甜味,非来自白糖,而是药材调配出来,全是天然的材料。罗文邦指出,酒饼面团搓好后,将再搓成小圆形,放在架子上再压一压成饼形,之后必须在太阳底下曝晒3天,才算完成。所以,如果遇上阴天或雨天,他们都休息不制酒饼。

  “如果酒饼晒了一两天遇上雨天,还是可以在室内风干完成,但是少了阳光晒的酒饼,品质也会差一些。”罗氏指出,酒饼是活性酵母,所以绝不能用烘干的方法制作,过高的温度会杀死酵母,制出来的酒饼不会“发”;当然酒饼也不能淋到水,即使是一滴雨水,酒饼也会发霉报销。

  兄弟制酒饼 妹酿酒

  罗文邦与弟弟罗文明是制酒饼人家,其妹妹罗桂英就是酿酒人家。

  他们从小就跟父亲学制酒饼,再学酿酒,如今这门行业算是副业,兄弟姐妹各司其职,保留父亲留下来的手艺。

  酒饼主要可酿成白米酒与糯米酒,白米酒又可变化成十全大补酒、铁打师父用的铁打药、其他水果酒等等;至于糯米酒,是主要用来制糕点与烹饪,妇女生产坐月子时用得最多。

  罗桂英在家里酿酒,并非大量生产,主要是向顾客推介裕新的酒饼酿的酒有多香醇,或者亲友家里有妇女坐月,预订时才会制作。

  罗桂英是以老瓮酿酒,酿酒用的白米或糯米,同样是以暹逻的最好,但现在暹逻米难找,她退而求其次采用品质更好的米类。

  她说,酿酒的米得先蒸熟,放入瓮里再铺上酒饼加水,之后得用布封好瓮口,等上约一个月,酒才会发酵酿好。“若是葡萄酒, 要酿上3个月呢!酿出来的酒还要把渣过滤数回才可装入瓶,工作一样繁琐。”(郑欣玲)